关灯
护眼
字体:

53.5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55

    沈知寒给足郑希音思考时间。他挂断电话后, 先看到张超的未接来电, 然后看到一条三十几分钟前发进来的短信。

    短信内容极其简单,一条网址而已,发信人是夏薇薇, 沈知寒疑惑地点进。

    地址链接到一个直播平台, 画面摇摇晃晃出现一双腿,然后顺着清癯身形往上, 慢慢露出一张英俊且无比狰狞的脸孔。

    那锋利的眉尾埋有伤痕,一双鹰隼般的眼从金丝边眼镜后迸射出疯狂光芒。

    男人发丝已乱,斯文不在, 只剩狂躁的表情, 凌乱的衬衫,摇摇欲坠的佩斯利花纹领带像风中残烛。

    是林子凡。

    沈知寒血液都凝固, 惊惧争先恐后从脚底漫上后脑。

    ……

    一个小时前。

    姜瑶朦胧地醒来, 头上罩着一个袋子,双手被缚在椅后,她动不得, 也看不得。

    只能听到周围有男人粗犷的笑骂,他们在打牌。

    这里大概是一个仓库,每一句嬉笑怒骂都有令人心慌的回音。

    有人吊儿郎当地问:“那女的谁啊?”

    “管他呢, 雇主给钱就行, 咱们瞎操什么心!”

    “长得挺好看, 那小脸白嫩的啧啧……哎哟!打我干啥!”

    “瞎几把琢磨什么呢?那人说了, 这女的不能碰!碰哪只手剁哪只手!你活腻味了是吧?”

    “得得得, 不就是想想嘛……嗳~人好像醒了!去看看!快!”

    “嘶——踹我干啥——”

    脚步声。

    面前光影一晃,塑料袋被抽开,大片刺眼灯光扎进眼底,姜瑶难耐地眯起眼,她把头低下,避开突如其来的强光。

    男人精瘦,贼眉鼠眼,不怀好意地靠近她。

    “醒了醒了!真醒了!潮哥你快来看看!”

    傻小弟叫得欢,带着点调戏偏头去瞧姜瑶的脸,不禁猥琐又色气地赞叹了两声:“这妞确实不错,难怪那个大老板喜欢呢,我要是有钱了也要包个这种的!高级货!……”

    话音未落,后脑就被人重重一砸,整个人顿失平衡。

    全场骤然寂静。姜瑶露出惊恐神色。

    “潮,潮哥……”小弟心慌意乱,吃痛得捂着后脑爬起来,刚想回头瞧瞧怎么回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看着姜瑶惊慌失措的脸,浑身猛地一瑟缩,后背被钝重的物体狠狠砸下。

    摔趴在地,狗啃屎的姿势。

    灰尘飞扬,有暖流从额头滑下,剧烈疼痛像过电般传导到四肢,肌肉痉挛,骨头错位,钻心刺骨地痛。

    “咳咳咳……!”小弟狼狈得蜷缩在地,猛烈咳嗽,身体像牵挂在树枝上的破碎塑料袋,颤抖不止。他挣扎,想站起来——

    但没有站起来的机会,疯狂的惩罚现在才真正开始。

    林子凡挥起手上的椅子朝地上的人狠狠砸打。

    地上那滩身体颤抖得厉害,每一下都像要命。

    血液不断喷咳出来。

    砰——砰——砰——

    林子凡眼神阴鸷,一言不发,他面目紧绷,只顾打,残酷得犹如来自阴间。

    身后寂静,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这嗜血的一幕,没有人敢说话。

    姜瑶面目苍白,抬起头唤他:“林子凡……”

    林子凡听不见,他满脑子都是喷薄的怒火,他要这杂碎去死。

    他竟然觊觎他的女人,他的姜瑶!

    “林子凡,林子凡,林子凡……”姜瑶一遍一遍地喊,最后连着椅子翻倒在地,弄出巨大的动静,林子凡才终于停下。

    他用尽了力气,双臂有些虚脱,发型依然一丝不苟,但胸脯起伏剧烈。

    林子凡先是愣愣地看了yi会儿姜瑶,然后才将手上的椅子哐当一丢,快步走过去。

    后面的人如梦初醒,在陈秘书的眼神示意下,慌忙上前,将地上那团已经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身体扛走。

    所有人悄无声息地撤离,仓库大门砰一声严合。

    一百多平方米的昏暗仓库,只剩他们俩了。

    真好,她只剩他了,她又只能看见他了。

    林子凡一错不错地凝视着姜瑶,慢慢蹲下。“疼吗?”他上前开解她手腕上的尼龙绳,他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如此温柔是什么时候。

    姜瑶脸颊狼狈地压着水泥地板,沾着灰,擦出血痕。她轻轻地摇头。

    林子凡将她扶起,她尽量不去看他,害怕得心脏凸跳,却不敢表现得出来。

    要顺从他,要配合他。姜瑶深深吸气。

    冰凉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扳过去,男人嗓音温柔,温柔得令人战栗,仿佛刚才那个杀人的恶魔并不存在:“给我看看。”

    姜瑶安静着,任他抚摸。

    “乖,真乖。”他享受着她的乖巧,指端从白皙柔软的肌肤一寸寸划过,那光滑的触感令他发出愉悦的喟叹。

    这是他选中的女人。

    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抚摸过她?

    好像是从四年前,知道她被另一个男人玷污起。

    他那么骄傲,那么完美的一个人,怎能忍受拥有一个不完整的女人?

    她摧毁了他的圣洁,他的爱情。

    所以他恨她,恨得不让她逃,恨得弄废她的腿。恨得要她永远在他的身边。

    “你放我走。”姜瑶突然说。

    来了,又来了,这该死的女人总是想要离开他。

    “如果我说不呢?”林子凡攫住她下颚,逼视,“这次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我会报警。”

    林子凡冷冷一哂,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你没看到么,我已经安然无恙地出来了。”

    姜瑶的目光瞬间灰败,她有些不知所措地低下头。

    这模样看得林子凡好笑之余又涌起一阵疼爱,他就见不得她流露出可怜的模样,所以将她困住后,就很少去看她了。因为比起歇斯底里,他更害怕她的脆弱委屈。

    但她不懂,她永远像只小老虎,对他张牙舞爪龇牙咧嘴,她根本不懂这样的自己,只会令他更有虐待她伤害她的冲动。

    他的情绪被一道阀门控制,阀门的开关就是她。他会如何对她,其实全凭她的态度。主动权一直在她手里,他只是被牵引的风筝,但她永远不明白,永远不明白他的心,才将二人的关系引向万劫不复。

    林子凡捧住姜瑶的脸,高傲又卑微地凝视。

    他十六岁出国,二十一岁硕士毕业,掌管两家公司,拥有主席头衔,他富有、优秀,受人敬爱,被无数女人追逐。

    他如此完美,凭什么得不到所爱的人。

    他施舍她那么多爱,她又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拒绝。

    林子凡忽然咬住姜瑶的嘴唇,姜瑶吓得用力挣脱,但他箍得紧,一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