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2.5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54

    “还记得霞屿镇吗?你爸以前带你去过的地方!”

    ……

    “你那个风流有钱的老爸拐走别人的老婆, 害得人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活该死得那么早!活该死得不明不白!”

    ……

    “别摆出这副震惊的面孔!你以为你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无辜?我告诉你,你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都是在替你爸还债!他把别人害成那个样子,活该女儿被人搞断腿!”

    在李晶晶恶毒且前言不搭后语的诅咒里, 姜瑶两耳嗡鸣, 摇摇欲坠地拼凑出另一个家庭破碎的故事。

    那是一个世风朴素的沿海小镇, 有一对贫穷且糊口过活的夫妻。男的是个普通工人, 女的是镇上出了名的大美人。

    有一天,闭塞落后的小镇突然来了一个北方的大老板,大老板英俊富有, 温文尔雅。

    在恶毒的流言中, 大家都笑话那女人爬上了大老板的床。

    工程结束的那一天, 大老板也要回北方去,女人收拾东西,抛下丈夫和年幼的儿子, 毅然决然地追随大老板离开。

    她的丈夫, 那个嗜赌如命的贫穷工人从此沉迷于酒精,流连于赌场, 对儿子不闻不问, 很快欠下巨额赌债。

    债主逼上门, 差点要了男人的命, 男人吓得不负责任地连夜逃离, 剩下巨额债务和一个尚未成年的儿子。

    父债子还, 少年从此过上朝不保夕的日子。

    为了赚钱, 他从祖国最南漂到最北,为了还债,他接巷子里最低贱的活。

    谁还记得那个夜场里狼狈穿梭的服务生,也曾是校园里最优秀明亮的少年。

    谁会知道在握起屠刀之前,有人曾多么努力地握住一支笔。

    上一代的荒唐,奏响下一代的悲歌。最无辜的人,要用一生去还债。

    “要不是你那个恶心的爸爸,沈知寒根本不会落到这个地步!”李晶晶面目张狂,怒气冲冲,她把所有怨恨都发泄在姜瑶身上。

    天旋地转,被咒骂的人小脸煞白,跌坐在地。

    “他不恨你就不错了,你有什么资格跟他在一起?!姜瑶,你要点脸,趁早离开他!”

    “……”

    姜瑶抓不准焦距,她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凶神恶煞的女人。

    喉管被人攫住,空气推不进肺腔,她大脑迟钝而麻痹,没有头绪地混乱,眼前阵阵发黑。

    想象无数个漂泊绝望的夜晚,想象沈知寒痛苦无助的模样。

    姜瑶心疼,胸口撕裂般痛楚。

    和他相比,自己的那些过去,不过是微茫的无病□□。

    ……

    直到门口早已空空荡荡,姜瑶才模糊地找回意志,她缓慢地站起来,腿一软又跌坐回去。

    再一会儿,才颤颤地扶上墙面,撑站起来。

    手机在口袋里狂吠不停,是提醒她出门的闹钟。

    姜瑶按掉铃声,回浴室再次洗了一把脸,才魂不守舍地整理好着装,准备出去。

    街上阳光灼烈,她在眉上搭了把手,思索着应该往哪个方向走。

    想来想去,决定乘直达的公交。

    说实话,姜瑶没有乘坐过公交。

    听说市里改革,现在已经不是一元制,而是按里程计费了,她在包里翻了翻,摸出几张零钱,然后才抬头张望斑马线,打算到马路对面乘车。

    就在离她不远处,有一辆黑色的SUV静静停泊。

    驾驶座上的男人双指夹着一根烟,在缭绕的烟雾中打量不远处明显生涩谨慎的女人——她正不紧不慢地走过来。

    男人牵起冷笑,吐出一个字:“上。”

    **

    今天依然是一场焦头烂额的补习课,坐在平均年龄不过十八岁的同班同学之中,饶是脸皮再厚,沈知寒也是很难为情的——尤其是在这个女教师对他格外关注,总喜欢点他发言的情况下。

    尤记得他第一天来这里上课,先是被女学生围观着喊:“老师好。”

    后是被同桌小胖嫌弃“教材都忘了买”、“笔居然没有带”、“大叔,你这发音还不如我奶奶”。

    那滋味,简直不言而喻——沈知寒头皮发麻。

    他有些后悔没叫张超给他报个一对一指导。说起来,那孙子应该是故意的。

    真他妈心眼还没□□大。

    当第无数次掐灭李晶晶的电话后,他索性将对方拖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