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2.072 极品婆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薛花花回过神, 隔着长长的田埂,扯开了嗓门, “云芳嫂子, 啥事啊?”她肩上背着沉甸甸的草, 绕到保管室要多走三段田埂, 没什么大事的话,明早上工再说。

    话刚落, 随着刘云芳的声音响起, 竹林间飞出许多鸟来, “猪病了,队长说问问你, 赶紧的啊,我先去猪场了啊。”孙桂仙死鸭子嘴硬, 猪明明是她照顾不好生病的,偏咬着李雪梅和薛花花不放, 李雪梅是城里人, 脸皮厚不过她,薛花花可不是。

    等薛花花来了,她非撕烂孙桂仙那张嘴不可。

    猪场外聚集了许多人, 年纪稍长的老人抱着孩子站在猪圈外,看着里边的猪愁眉不展, 其中一头猪软趴趴的睡在角落里, 全身泛红, 草丢到它嘴边嗅都不嗅一下, 哪儿像其他三只抢得欢实。猪是村民们过年的精神动力,猪场里的四头猪,一头猪村里杀了分来吃,其余三头拉到供销社换钱,一年到头,村民们就指望猪分钱。

    得知今年分的钱会少,村民们能不唉声叹气吗?

    人越来越多,俱都是先看两眼猪,然后怒气冲冲指着孙桂仙二人鼻子骂。

    其中,以刘云芳的声音最尖,最具穿透力,薛花花一直脚刚踏进猪场呢,就听到刘云芳咆哮的嗓音从众多骂声中脱颖而出,直穿云霄。

    “不要脸的黑心肝,自己犯了错怪陆明家的,仗着她年轻不跟你骂是不是,来啊,什么话冲着老娘来,老娘还怕你个懒货不成?”刘云芳戳着孙桂仙脑门,唾沫直飞向孙桂仙侧脸,众人看她恼羞成怒的阵仗,反倒不说话了。

    说了也被盖住了。

    孙桂仙和另一割猪草的女同志被围得水泄不通,两人一脸灰土之色,来时听到她们的哭声,这会儿倒是没有了。

    有人发现薛花花来了,忙推旁边的陆建国,小声提醒,“队长,花花同志来了。”

    陆建国铁青着脸,凝重的抬起头,猪生病是怎么造成的他大致有数,薛花花负责割猪草时,猪场里的猪草堆得满满的,猪圈一天扫三次,再看看现在,猪草没了不说,猪圈臭烘烘的,孰是孰非,他心中自有定论。

    叫薛花花来,不过为了公平。

    “薛花花同志,你先去看看猪圈里的猪。”

    薛花花放下后背背篓,依言走向猪场,用不着细看,她就看出有头猪不对劲了,焉哒哒的趴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睁着,她问陆建国,“怎么了?”

    陆建国绷着脸,“孙桂仙同志说是你没照顾好的原因。”

    薛花花乐了,她下田干好几天活了,真是她的原因猪不会等到现在才露出病症来,她走向蹲在地上抱头不言的孙桂仙,语气平静,“你说是我偷懒没照顾好猪才导致猪生病的?”

    孙桂仙松开手,仰头望着波澜不惊的薛花花,眼里没有丁点惧怕,她笃定薛花花说不过她,扯着嗓子义正言辞的喊,“不就是你?整天跟陆明家的坐在猪场里偷懒,我偷偷遇着过好几次,就是你的原因。”

    薛花花就是个软柿子,任由人搓扁揉圆,儿媳妇跟人跑了都不敢吭声,这会敢说什么?孙桂仙呸了句,抬手指着薛花花,拼声音大似的怒吼道,“就是你......”

    最后一字落下,薛花花一脚踹了过去,在孙桂仙没回过神时左右扇了两巴掌,拽着她衣领将她推出去,“老娘忍你很久了,平时跟特务似的监视我们就算了,今天敢往老娘身上泼脏水,真以为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说着,又补了两脚。

    薛花花打人又快又狠,周围很多人都没回过神来,不敢相信,三棍子憋不出一句话的薛花花会直接动手。包括陆建国,他都忘记要制止薛花花。

    孙桂仙摊在地上,捂着疼痛不已的脸,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双目充血的瞪着薛花花,爬起来就要跟她拼命,“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打我......”

    龇牙咧嘴的朝薛花花扑过去,薛花花顺势抄起旁边男同志手里的钉耙就往孙桂仙挥,眼神凌厉,语气阴沉,“我打你怎么了,就你这煽风点火带坏生产队风气的作风,打你就矫正不良风气,传到公社,干部还会表扬我,来啊,我要怕了你跟你姓。”

    有些事,她不计较是情势所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落她手里就算了,要落她手里,她变本加厉的还回来,还让对方挑不到她半句错。

    薛花花神色肃然,一脸正义,刘云芳愣了愣,猛拍大腿附和,“薛花花同志说得对,天天在田地里干活的哪儿有时间跑猪场来,孙桂仙说看见薛花花同志偷懒,分明是自己偷懒吧。”为了自己儿媳妇,刘云芳无论如何都要帮薛花花,又说道,“孙桂仙同志老大不小了,这么做要不得,以后咱村里都学着偷懒骗工分,地里的庄稼怎么办,该打。”

    刘云芳表了态,陆家亲戚立马站在她这边指责孙桂仙自己偷奸耍滑怪别人,说起猪圈的猪,更是同仇敌概怒不可止,跟斗.地主似的批.斗.起孙桂仙来。

    薛花花把钉耙还回去,拍拍手,镇定自若的走向自家背篓,“队长,还是赶紧把猪送到公社请人看看吧,估计还有救。”医疗条件落后,家禽生病几乎没有救治得回来的,所以人们就抱着放弃的心态,其实不然,公社有负责这方面的医生,救得过来。

    陆建国一震,忙叫副业队长带两个人挑着猪去公社看看。

    天儿渐渐黑了,家里还有很多事等着,骂孙桂仙的村民见队长安排好工作,继续待着于事无补,去保管室还了锄具,都往自个儿家走。说起薛花花打孙桂仙,许多人拍手称快,就孙桂仙在村里黑白颠倒煽风点火的事,搁谁身上不找她吵一架啊,薛花花能忍,憋到今天才发泄出来。

    不过,这件事让村民们对薛花花重新有了认识,平时不说话,真到紧要关头,厉害起来可是个人物,打鬼子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那种。

    陆德文也被薛花花震惊到了,脑海里浮现出薛花花踹孙桂仙时居高临下的姿态,眉眼滑过的戾气,他觉得,哪怕孙桂仙一个字不说,薛花花也会想方设法扇她两耳光,他说不出原因,就是这么觉得。

    回到家,他把事情原原本本跟陆红英一说,陆红英哼了哼,“妈做得对,那种人就该打,她孙宝琴红杏出墙就算了,还到处诋毁咱家的不对,把脏水泼到妈头上,不打她打谁,大哥,咱妈没受伤吧?”

    陆德文摇头,就薛花花那盛气凌人的架势,两个孙桂仙都不是她对手,想到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