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6.699号公寓(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心有灵犀似的,盛清让抬起头,也看到了宗瑛。

    一个在未明天色里,迎面就是细雨,一个站在阳台上,身后是屋内昏光。

    隔着将近三十米的高度,盛清让从包里取出手机,低头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家里座机铃声骤响,宗瑛敛神快步返回室内接电话,外阳台便只剩纱帘与台风纠缠。

    宗瑛拎起电话“喂?”了一声。

    盛清让抬头看一眼那空空荡荡的阳台,应道:“是我。”

    宗瑛听到熟悉的声音,说:“我看到你了。”

    “我知道。”他说,“外面风大,不要着凉。”

    宗瑛转头看向阳台,风挟着纱帘恣舞,的确有些冷,他用这样的方式叫她进了屋。

    她收回视线,问:“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他进门,穿过宽廊上了电梯,信号有些许不稳定:“我去医院没见到你,因此回家来看看。”

    电梯上行,他问:“数日未见,你还好吗?”

    宗瑛想起昨晚,实话实说:“不太好。”

    他略急却稳声问:“是身体不好,还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宗瑛避重就轻地回:“身体还好,每天都按时服药,休息得也算不错。”她停了停,反问:“你怎么样?”

    盛清让此时并不体面,衣服全潮,头发也是湿的,台风并没能刮散他身上火药与尘土的味道。

    他走出电梯,讲:“我也不太好,你看到我不要觉得过于狼狈。”言罢他在公寓门口停住,抬手敲响门板:“我到了。”

    宗瑛挂掉电话匆匆走去玄关,廊灯照亮入口,打开门,灯光就照亮他的脸。

    盛清让低头看一眼手表,抬头同她说:“我们还有一分钟。”

    一分钟能够做什么?宗瑛什么也没有做,只盯着他的上衣领一动不动。

    盛清让垂首审视自己的衣着,疑惑又略尴尬地问道:“我这样子……吓到你了吗?”

    然他话音刚落,宗瑛却忽然走出来,身后的门也被带上,紧接着“咔哒”闭锁声响起,她松开把手,很自然地,往前半步,伸臂抱了他。

    鼻尖抵上肩窝,宗瑛嗅到潮湿的硝烟味,略低的体温隔着薄薄衬衣传递,可以听到心跳声。

    盛清让先是肩头紧张绷起,随后亦腾出一只手来回抱对方,理智提醒他时间还剩“十几秒”,但他此时却没法决然地推开宗瑛。

    宗瑛似乎并不排斥回到那个年代。

    这里有人对她起了杀心,他们也很快会知道她和宗瑜的接触,在一切事情水落石出之前,她潜意识里甚至希望暂时避开这个漩涡。

    时间指向6点整,重回1937不可避免。

    走道里弥漫着米粥味,收音机里响着无线电新闻广播,声音断断续续,一个太太坐在门口,斜望着电梯,忽将视线移向盛清让家门口,被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吓了一跳,眼皮上翻轻咳一声,马上扭头叫自己家小孩:“回屋里去。”

    抱在一起的两人听到动静,这才倏地松手放开彼此。

    宗瑛站到一旁,盛清让取出钥匙。

    上一分钟还是她开门,这一刻轮到他来开这扇门。

    打开廊灯,昏黄光线笼罩的家具地板还是老样子,空气有些闷,大概是久不开窗的缘故。

    盛清让请她进了屋,关好门放下公文包,快步走向电话机,拎起听筒拨出去一个电话。

    等了很久,电话才接通。

    宗瑛坐进沙发,只听他说:“是的,我没事。”、“船后来开走了吗?”、“大哥那里我来讲。”、“船到了镇江再联系。好、好的,辛苦了,务必保重。”

    自始至终,他脸上始终没有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最后挂掉电话兀自沉默半分钟,他又拨了一个电话。

    大概是打去家里的,佣人很快接起电话,之后又是等待。

    过了不到一分钟,他唤了一声:“大嫂。”

    还没待他讲,那厢大嫂哑着声音说道:“昨晚的事情,他们已经同我讲了。不管怎么样,好歹厂子搬出去了,也没有落到日本人手里,就已是很不容易。”她长叹,又道:“听你声音也很累了,工厂那边的善后事宜,我来解决。你不用操心,今天在公寓好好休息,搬家的事情等明天你来公馆再谈。”

    随后大嫂挂了电话,盛清让搁下听筒转过身。

    宗瑛抬头问他:“今天有什么安排?”

    他破天荒地回:“没有安排。”

    从来都只见他忙忙碌碌,手上有做不完的事情,今天这样真是头一遭。

    宗瑛打量他的倦容,起身道:“我去煮些吃的,你去洗澡。”

    她径直走向厨房,打开柜子翻找上次带来的速食品。盛清让站在客厅愣愣看了她一会儿,回过神快步走进浴室。

    宗瑛拧开热水龙头,一滴水也没有——看来热水管道系统再度罢工,盛清让只能洗冷水澡了。

    她烧水煮面,又开了两只鲮鱼罐头,伸手将窗帘拉开小半,外面太阳照常升起,天色愈明亮——这是1937年的10月1日,对上海民众来说,这一天与“国庆”和“长假”还扯不上半点关系,只有前线阵地被日军突破的消息不断传来,令人更加不安。

    面煮好后,浴室里水声还没歇。

    宗瑛关掉煤气,拿了钥匙下楼,打算去取牛奶和早报。

    叶先生仍坐在服务处台子后面,只冒出来半个脑袋。他头发未如往常一样抹油,有点毛躁,好像多了些白头发,显得有点憔悴。

    宗瑛拿了报纸,没有看见牛奶瓶,便问他:“现在不送牛奶了吗?”

    叶先生闻声起身,语气却不同往日般热情:“听说连郊区的奶牛都吓得逃了!牛奶厂哪里还能正常供应鲜奶的呀?”他连连叹气,又道:“宗小姐,你是不是也快离开上海了?是要同盛家人一起搬去内地?”

    宗瑛抬眸回看他,反问:“去内地?”

    叶先生讲:“昨天盛家五小姐过来拿东西,她讲盛家厂子都搬去内地了,因此家里人也要跟着搬过去,我想你同盛先生关系那样好,大概也是要一起走的,原来你不去的呀?”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