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5.安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时间像是被暂停了下来一样, 在许久凝滞的沉默后,被护在今剑身后的小天狗率先探出了头。

    他揪着今剑的衣角, 小心翼翼地凝视着浮空的神剑, 试探性地问道:“它到底……想做什么?”

    听到短刀的疑问, 今剑神色一动, 侧目间带着些许恍然:“原来如此, 你听不到吗。”

    “……听到什么?”

    “天羽羽斩的声音。”

    小天狗闻言一愣,随后努力竖起了耳朵屏息凝神, 然而, 在一无所获下只好泄气道:“……不行,我根本就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啊……”

    他当然不会去怀疑今剑的话, 所以,果然还是他修行不够的缘故吗, 心痛!

    在短刀这幅纠结又苦恼的模样下, 半空中的天羽羽斩忽然改变了姿势, 由原本的横刀转为了竖起,剑尖指地。

    小天狗:“……它这是什么意思?”

    今剑沉默了一瞬, 随后道:“‘弱者和凡品没资格聆听我的真言’……他这么说。”

    天羽羽斩应和似的嗡鸣了一声, 随后再度向上浮了一段,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

    “……”

    小天狗想了想,随后有些生气地鼓起了腮子:“什么嘛, 这家伙好过分, 居然说我是弱者!”

    天羽羽斩:嗡——

    小天狗:“……不知道为什么, 我总觉得它在嘲笑我。”

    ——不, 这并不是错觉。

    今剑听着耳旁传来的、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见的那句“哼,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小鬼”,果断选择挪开视线,权当做没听见。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同样听不到天羽羽斩声音的建速,凝着眉头,气急败坏道:“天羽羽斩怎么……”

    “你也许是位优秀的战士,但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剑客。”

    今剑倏尔出声打断了战神建速的话,出声道。

    “……什么意思?”

    “你感觉不到吗,天羽羽斩在向我宣战。”付丧神顿了顿,补充道:“从一开始,一直。”

    具体来说,在他跟天羽羽斩同时间察觉到双方的存在以后,这把神剑燥乱不安的鸣动就没有停止过。

    要问为什么的话,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

    无可超越的神剑,天羽羽斩,在这一天终于遇见了……一直以来等待着的、能够与之一战的对手!

    今剑:“而你毫无所觉的迟钝,已经让他无法忍耐了。”

    所以,素来桀骜不驯又随心所欲的神剑,会就此利落地抛下这个令自己不快的临时主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战神建速懵逼了一瞬,随后,如同遭到了突如其来的重创一般,瞬间就委顿了下来:“居,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心痛到窒息!

    “噗哈哈哈哈!”

    敌人的任何不快乐,都足以成为恶罗王快乐的源泉:“真是一场出色的余兴节目啊,出云神明。”

    围观的小天狗看着战神建速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黑了一截,不由佩服地嘘声叹道:“这种时候还敢挑衅,恶罗王还真是不怕死的家伙……等等,战神建速就这样直接上了?没有天羽羽斩的话,他应该赢不了恶罗王吧?”

    今剑望着再度开始互掐的战神与恶鬼,其中一方气得甚至忘记了找回神剑,一方得意的无视了当前极为不利的处境,于是冷静地评价道:“旗鼓相当的对手。”

    “嗡——!”

    这时,原本沉浸在刚才那一击较量中的天羽羽斩,似乎终于回想起了自己的使命。

    于是,清正高华的神剑耀光一闪,锋锐的剑尖利落地调转方向,直直指向了远处的恶鬼。

    天羽羽斩的周身都环绕着清正的气息,如浩瀚的波澜般,层层晕开,扫荡而去。

    相信这一剑下去,除非恶罗王能够躲开,不然就绝对不会好受。

    闪着寒光的剑刃兴奋似的震颤了一下,下一秒,天羽羽斩便如同蓄力已久的箭矢般,化作一道银线激射了出去。

    “……该死的!”

    随着天羽羽斩的接近,已经吃过一次亏的恶罗王瞬间寒毛直竖,炸毛跳脚。

    但是,还没等他想办法从战神的牵制中脱身,便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叮”,同时,那神剑飞跃而来的破空声,也跟着戛然而止了。

    ——哦,多么熟悉……天羽羽斩又被逼停了!

    几乎不用回头去看,正出于僵持状态的战神和恶罗王,也可以轻易地猜到——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一定是那个银发的付丧神了。

    对此,因为没了神剑相助而处于下风的战神建速,率先捺不住惊疑地出声呵道:“你在做什么,付丧神?!”

    他一直以为这位是友军来着!

    然而,现在显然没人有时间搭理他了。

    “嗑啦嗑啦——”

    不同于第一次一触即分的战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